谢胜捷

谢胜捷简介


本人高中毕业从军,退伍后在政府部门工作。

谢胜捷

谢胜捷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有一种痛苦
是在生命的尽头
难于重塑金身

有一种害怕
是灵魂的离去
草木都惧怕腐朽的肉体

有一种恐惧
是饥渴时
渴望脱离苦海
都无法要来一杯
忘情水

有一种伤害
是在伤口上绽放着
火一样的玫瑰

来世里
我命局也许缺土
四柱也许缺木
接近黄昏时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1/21 22:20:59 谢胜捷 阅读(107) | 评论 (1)编辑


一辈子喊着你:故乡


喊一声故乡
我的眼泪就流出来

三十多年啦
我在城市的孤岛里
天天喊着你的名字
你在那遥远的天边
听见我的叫唤吗

故乡啊
你一直在我记忆里
伴随着我
在城市的阡陌中穿梭
你虽然是那么的贫穷和落后
但你的名字
在我一个游子的眼里
是那么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1/19 7:50:54 谢胜捷 阅读(148) | 评论 (1)编辑


母亲的爱情


每天黄昏
父亲拖着疲惫的身躯归来
就迫不及待端起酒碗
咪着眼睛
大口大口地
喝起大饼酒
母亲在他身傍
咬起牙根咒骂:
打血,吐血
不喝不死得你去

父亲死后
母亲呼天唤地
痛哭了整整三年
做儿女的
无法阻止她的悲痛
只好等她哭够了
我暗暗骂她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1/16 12:12:19 谢胜捷 阅读(141) | 评论 (2)编辑


你,姗姗来迟
你,脱下皮甲
从龙腋村巷的深处
款款而来

九十多年漫长的岁月呵
泪眼中未曾有人读懂
菠萝的海那一筐筐
沉睡的乡愁和期盼

千百次的跌倒
未曾湮灭激情的力量
八百多个日日夜夜的锲而不舍
从中国大陆的最南端飘来的芳香
牵引着一双双眼睛
黄国强,这个执拗的农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8/1/6 22:46:47 谢胜捷 阅读(132) | 评论 (1)编辑


孩子,你想过吗


孩子,你在父母亲怀抱里成长
没有委屈,没有
刻骨铭心的悲欢离合
你不懂得失去母爱
或是父爱的刺骨之痛
因为你未曾尝试过
人生的苦难
是莫过于父母的离异
婚姻的变故

当你们说爱就爱
说离就离时
孩子,你想过吗?
如果在你未成人时
父母抛弃了你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2/25 8:33:41 谢胜捷 阅读(239) | 评论 (3)编辑


被徐闻文化界称为“县宝”的吴凯先生于2017年12月16日凌晨已辞世,享年69岁。吴凯先生的一生可谓笔墨人生,一向爽直低调,甘于在寂寞和清贫中,为徐闻历史文化研究、文物考证作出积极贡献,深受徐闻县文化界崇仰。

吴凯,徐闻县徐城镇人,系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、广东省文博学会会员、广东省民间艺术家协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2/18 9:54:54 谢胜捷 阅读(173) | 评论 (2)编辑


等你归来
一一悼余光中先生


你在海峡那头
我在大陆这头的彼岸
等你归来
一等
就是九十年
不知是你是否忘却了上岸
抑或是你丢失了
那枚小小的船票?

你走了,读懂你《乡愁》的人
都知道你是多么的盼望
回到母亲的怀抱
可是,铅华洗尽
风云不变
海峡
锁住了你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2/15 4:56:10 谢胜捷 阅读(145) | 评论 (3)编辑


南极村的岁月
如一张旧船票
浸泡在大海中
尘封了珊瑚屋
冰冷的记忆

许多年以后
灯塔图书馆与东读西茶
朗朗书声
惊醒村前的大海

聆听大海永不停歇的呼吸
多少人的梦
在东坡先生的书房里萦绕
民宿一号
这最初的渡口
锁住了游人摇渡的眼眸

昨天的渔火
隐去了昔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21 13:11:14 谢胜捷 阅读(230) | 评论 (2)编辑


活着真好

一觉醒来
庆幸我还活着
活着感觉真好
昨天染过的鬓角
今天拥有了往昔的活力
我想唱一首歌
一首欢乐的歌
与少先队一起
歌唱祖国
然后歌唱家乡的一草一木
歌唱我身后的四十万亩蔬菜
还有三十万亩菠萝
和二十万亩香蕉
我活在果实落蒂的秋天里
我还来不及
回馈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19 8:19:49 谢胜捷 阅读(251) | 评论 (3)编辑


灯塔图书馆


东坡先生
留在南极村的足迹
被浪花淘尽
难觅踪影

走进大陆之南
外乡人已被灯塔图书馆
与东茶西读朗朗读书声
唤醒校园的记忆

一位红土诗人的召唤
他让南极村轻柔的海风
擦亮了世人惊讶的眼睛

此时,千年不变的涛声
伴着晚风,轻轻吹送
人们在珊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1/18 15:21:04 谢胜捷 阅读(445) | 评论 (1)编辑


谢胜捷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